KULMA

【于郑】货到付款

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:


#段子流了。前天发刀,今天甜一下吧。


 
“您有一份新的美团外卖订单,请及时…”于锋瞅一眼,一杯芝士普洱一杯柠檬茶,备注:少放点爆爆蛋。


  
 
  于锋再瞥一眼,还是货到付款。


  
 


  为何现在还有不善用线上支付的人类存在呢?既然如此用什么美团,想到到时还要带一堆零钱前往,不禁十分头痛,并且为何没有关于冰量和甜度的要求啊……于锋叹口气,扣住杯身翻转手腕将奶盖摇匀,利落插根吸管进外带包装递给一旁等不及的小姑娘,方才她催促着“快点呀要下雨了”。


  


  “久等了。”店里彻底安静下来,于锋把一颗柠檬抛进塑料杯中,有膨胀的酸意在室内弥漫,和门外膨胀的乌云倒是搭调。想到备注上那煞有介事的“少放爆爆蛋”,于锋握着勺柄的手斟酌着收了回来。


   做好后走进休息室招呼宋晓,让他去送。没想到这人在空调的嗡鸣中一脸好梦方酣。


 
   “………。”于锋无语片刻,还是没叫醒人。认命地提起两杯冰饮,骑着小电驴出去了。


   大雨前风也嚣张,刮起浓重尘土味儿割着于锋露在七分裤外的小腿,电驴在天地变色的风中飞驰,算是忍辱负重了——毕竟他只想快快做完这麻烦的一单。


   所幸下单人离得不远,就在附近小区。于锋在门卫大爷面前兜了两个转,终于来到单元楼下。


   电话拨通以后,“您好,郑轩先生是吗?您的冰饮到了来取一下。”


   接话的人嗓音清朗挺好听,就是开口即慢慢悠悠,还拖着“嗯……”起来,仿佛于锋的祈使句是个多么值得思考的世纪命题一样。于锋举着手机在楼底吃沙,不由得生出两分烦躁,想爬到电话线那头掐着对方的脖子让他快说。


  
  “你送上来吧,麻烦你啦,我住601。”对方又不紧不慢补充一句,“麻烦了。”


  
  说两遍就可以改变事实吗?于锋简直出离愤怒,没见过喝个奶茶给送上六楼的。偏偏他选择的又是货到付款,总不能不收这个钱——在心底冷漠将其批判鞭挞十八遍以后,于锋挂掉电话,提着奶茶开始闷头爬楼,只因为他莫名地从那两句“麻烦啦”中感到近于撒娇式的恳求。



   平复一下呼吸,按三次门铃,里头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,好像也是缓缓而行的。门打开后探出个发丝蓬松的脑袋,下单人“郑轩先生”略有些局促地弯了下嘴角,酒窝不甚明显,下垂眼眯起来就更和没有了似的。


   他中指食指夹着一张五十块递过来,手指修长白皙,于锋在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心里微微感慨了一下——他原以为会是个不修边幅的死肥宅。


  
  “找零24。郑先生收好。”


 
   郑轩也不去接,转而挠头,发出和电话中风格如出一辙的“唔……”,活脱脱一个课堂睡觉被点名后不知老师所云的迷糊学生。


 
   于锋:………???他又作什么妖,能不能有话直说。


  


  “你能别找硬币给我吗?”郑轩扫一眼于锋掌心里四块钱,目光如炬。


 


   “………。”


 


   “很重,不方便,”郑轩认真分析,头头是道,末了补充:“容易掉厕所里,我懒得。”


  
    于锋心里有点不可忍耐的烦躁,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换了一叠皱巴巴的纸币。


   
  郑轩看也不看塞兜里——他穿着那种水洗发白的宽松牛仔裤,上头好像还有个洞。“谢啦。”


  
   于锋忽然就懂得为什么,这郑先生在有求于人时尾音上挑加个“啦”,会让自己觉得一脚踏进南方春雨里,或者软糯藕粉,无从拒绝,真心实意。


  
  
   “你下次别选货到付款了吧,不太方便。”把奶茶拎过去时于锋还是提点一下,作为对这种原始方式的吐槽。



    郑轩神色复杂望他一眼,有点不太好意思表情却坦然地解释:“这样你们就送上门了,我不用下楼。”


 
    靠……原来如此。于锋看到对面狡黠眨眼,伸出手来捧奶茶。


 
    几乎就在郑轩眨眼下一秒平地炸了个响雷,于锋只是一晃神,接奶茶的人却像兔子一样猛地手抖。


   
  眼看就要落地,郑轩压抑不住喉间痛心惊呼“我丢!”刹那间被扣住手腕——于锋略一弯腰,无比迅敏地自下托起那杯即将打翻的柠檬茶。


  
   郑轩一颗心还在和外头闷雷一道擂得轰隆轰隆的,手心是芝士普洱的冰,手背烙着外卖小哥掌心炽烫温度,鲜明触感直直带着心猿意马。他咳一声不动声色抽回手,把奶茶转头搁在玄关上,“谢啦。”



     于锋默默计数,行吧,第二句“谢啦”。


 
   “不用。”插曲过后他转身打算打道回店,身后人却一点没有关门的意思,还趿拉着人字拖立在门口。



    “…不关门?”


  
  “噢,我吹吹风。”郑轩扯扯宽大T恤,穿堂风把它鼓胀得像一袭饱满的帆,没骨头一样靠在门边,很安逸。紧接着于锋看到有东西从郑轩被乌发盖住的右耳后头,欢快地飞进了客厅。


 
   “会有蚊子。”


 
  
   “噢!”这回相当迅速地准备关门,门合上前一秒又探出头问:“你进来坐坐呗?得下雨了。”


    反正如今于锋觉得挺迷醉的——何以发展到这个局面?给落后于外卖科技的奇葩顾客爬六楼送奶茶,其中一杯还进了自己的肚子。


    郑轩撑着脑袋咬吸管说:“爆爆蛋好吃,但咬着累啊。”


    于锋咬破一颗爆爆蛋,橘子味汁水在口腔四溅洋溢,心里想:可我蛮喜欢的。你就是懒。


    他们在等一场雨落,翻滚的潮湿和土腥味仿佛空气浮游千万海洋里的所有虾蟹鱼蚌。闪电切割窗帘,云层直压楼顶,雷声时时不停,于锋却全然没有来时的烦躁。他在安定的等待和懒惰顾客馈赠的爆爆蛋中,努力说服郑轩下回使用线上支付。











【我喜欢爆爆蛋其实,虽然有时嚼着累。】


【感谢你看到这里,可以的话给个评论:D】